湖畔垂楓

  過年前後分別和幾位久未聯絡的朋友吃飯聊天,她們不約而同的,第一件關心我的就是問我和前夫還有聯絡嗎?離婚還會不會難過?他有沒有關心我和小孩?他和那個年輕辣妹過得如何?他們生的小孩多大了等等的。

 

  一開始聽到時我有點錯愕,幹嘛問他的事呢?他現在又不是我的誰,問這個就跟問我冥王星的外星人過得如何差不多。

 

  對我來說,前夫早就被我拋到九宵雲外了,和路人甲乙丙丁沒什麼兩樣

 

  我當然不屑和他聯絡,他更是避我們母子女惟恐不及,怎麼可能再和我或小孩聯絡?

 

  至於離婚我還會不會難過?說真的,現在想想,除了對小孩感到抱歉之外,我還蠻慶幸可以從那段婚姻脫身 ← 原因很多,我也寫過很多,此處就不再贅敘(因為有人曾提醒我不需要再用消費或辱罵前夫來獲得心靈的平靜)

 

  至於他有沒有關心我和小孩過得如何───我根本不在意啊!

 

  我是完全不需要他的關心啦(關心個屁),只是對小孩來說,也許或多或少會希望爸爸關心他們一下吧?但是他不想關心這兩個小孩那也是他的選擇,外人有什麼置喙的餘地呢?(他可是教授呢!如果他想關心誰,還要人教嗎?)

 

  很感謝朋友這麼關心我,只是,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。

 

  以前,我常寫些自怨自艾的東西(比如這篇「我要過得比他好」);以前和朋友聊天時,我總是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罵前夫、抱怨生活,然後她們就不厭其煩的安慰我、鼓勵我。(真的很謝謝她們陪我走過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)。

 

  雖然現在還是要為三餐波奔、為小孩操煩,但我已經從離婚的陰霾走出來了,而且揮揮衣袖不帶走任何一片雲彩是烏雲吧)。現在睡覺時不用被豬叫似的鼾聲吵醒;更不用忍受尿尿不沖水也不掀座墊的馬桶(啊,忍不住還是講他壞話了),真的很好。

 

  雖然我仍然是單親媽媽,但已不再悲傷。

 

  我不是以前那個要半夜起來餵奶換紙尿褲;清晨要左手抱嬰兒右手牽幼兒,狼狽出門上班的可憐人;我的孩子雖然尚未成人,但已經可以自已上下學、自己睡覺、自己起床、自己吃飯。隨著孩子漸漸長大,「單親」這件事已經不那麼困擾我了

 

  但是因為以前我太愛抱怨,所以在一些久未聯絡的親朋好友眼中,我被自己標籤化了。

  我的標籤仍然是:「被前夫拋棄的離婚棄婦」、「可憐的單親媽媽」、「生活操勞無依無靠」;同樣的,在他們心目中,我的朱頭前夫則是吃香喝辣、擁年輕新歡住豪宅、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

 

  這些標籤是誰貼上的呢?到底是誰把我形容成這樣?

  

  當然是我自己。除了我自己還有誰!

  

  我的親朋好友根本沒人在和朱頭聯絡,所有他的訊息都是我講的。而我每天過的生活,除了我自己,還有誰會比我清楚?

 

  我決定要改變朋友們心目中的我,不要再和「可憐」、「悲情」劃上等號。希望以後和我聊天的話題是:「最近去哪裡玩啊?有沒有去吃什麼好吃的餐廳啊?最近有沒有什麼好看的電影?」,如果她們這樣問,表示在她們心目中,我的生活遊刃有餘,假日都在吃喝玩樂,哈哈哈,真是太棒了不是嗎?

 

※※※

 

  至於前夫的生活過得如何,我不太想講,因為怕被人看出我在幸災樂禍。不過呢,據側面消息表示,他現在病痛纏身,連年夜飯都沒辦法吃完就去床上臥病。想像一下他的生活:又老又病還要拼命賺錢養活少妻幼子,父老子幼,這樣是有多好嗎?

 

  雖然他的事已經和我無關,但看在他是我孩子的爸的份上,還是祝他身體健康好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◎照片是清華大學的湖畔一景,看起來很浪漫的樣子。如果我還是青少女,可能會立下決心考上這裡,然後夢想著和男朋友手挽著手在湖畔散步談心之類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甜米 的頭像
甜米

甜米的小天地

甜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